以色列风流女谍百岁过世

舒拉Shulamit Cohen-Kishik 是以色列摩萨德派往黎巴嫩潜伏的女谍。她的身份直到前不久去世后才被揭开,她活到了100岁。

这位传奇女子育有七个子女并有几十孙子和重孙,可谓开枝散叶,人丁兴旺。很多人说,她的故事完全可以编成一部好来坞电影。

舒拉1917年生于阿根廷的布宜路斯艾利斯。在以色列建国前,她随父母回归了犹太国。16岁那年她嫁给了一名黎巴嫩的犹太富商,然后和丈夫一起去了贝鲁特。她在那里生儿育女,同时成了社区里的活跃分子,甚至与多名黎巴嫩的高官建立了良好关系。

在1948年独立战争前,舒拉决定为新生的犹太国作些什么。她与以色列的情报机构取得联系,并最终成为一名摩萨德的谍员,代号“珍珠”。

舒拉接受使命后在黎巴嫩整整潜伏了十四年。期间她多次掩护被阿拉伯国家盯上的犹太人离境,并大量搜集黎巴嫩的军事秘密。她只失手过一次,那是在1952年。但对方仅将她当作走私犯,关了36天就出狱了。

她被坊间称作黎巴嫩的“第一太太”, 这里面有一点点调侃意味。说明白些,舒拉利用自己的美丽和智慧吸引目标上钩,她甚至在贝鲁特开了几家妓院作为据点。摩萨德为她提供了全套的设备。到她那里逍遥的阿拉伯官员不下几百人,很多人在不知不觉中被拉下水或是泄露情报。一次,舒拉借口要延长在黎的居住证去拜访Mahmoud Awad。她刻意打扮,显得风情万钟。当发现对方眼光一直盯着自己身体并拖延时间时,她故意将自己的护照落在办公室里,为双方第二次接触留下借口。她没有再上办公室,而是借口自己生病恳求Mahmoud Awad将护照送上门。对方果然上钩,等待他的是早有准备的第一太太和她手下的那些风人。Mahmoud Awad曾在黎政府多个重要位置上人任职,成为舒拉获取情报的机器。像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。

她的另一据点是黎巴嫩当时最大的赌场Olympiad Casino, 几乎所有的政界高官都会去那儿玩耍或是约会。在那里,舒拉捕捉到了下一个目标,他就是日后成为黎巴嫩总统的Camille Chamoun。

1961年, 舒拉最终暴露了。她被以间谍罪名起诉,判了死刑。但在最后关心,她被改判为20年监禁作苦力,这其中的奥秘只要她自己知道。1967年六日战争结束后,以色列与黎巴嫩达成了秘密换俘协议,舒拉得以回到以色列,和家人一起定居在耶路撒冷。

2007年, 舒拉被选作代表点燃了独立日的火炬。在仪式上她说,我从来不是为了奖赏或是荣誉去工作的。我那么作是因为我愿意,因为我热爱国家,因为我想助它成长。据媒体披露,舒拉那样为国献身其实有更深的动机,她的弟弟和初恋情人都是在冲突中被巴勒斯坦人打死的。

她的其中的一个儿子Itzhak Levanon曾当过以色列驻埃及的大家。在形容自己母亲时,他说最准确的词就是勇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