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“厚”读路特斯(二)】从007中走来的“技术路特斯”|汽车预言家

过去路特斯对于技术的执着探索,缔造了一个伟大的超跑品牌;如今作为一个技术品牌的传承者,路特斯用现代的技术创造新市场中的跑车,对电动汽车产品进行最好诠释。

在1977年上映的《007:海底城》中,有一幕追车戏的高潮——邦德开着一辆颇具未来感的汽车从码头快速冲入海中。

尽管这台车在电影中被抹去了品牌标识和logo,但很多人都很清楚地知道这辆车是路特斯Esprit。但更多人不知道的是,电影中的这个片段竟然是时任路特斯总工程师兼试车手的罗杰·贝克尔代替007特工邦德扮演者罗杰•摩尔完成的。

罗杰·贝克尔(Roger Becker)于1966年加入路特斯汽车集团,在路特斯集团任职长达44年。相比于罗杰·贝克尔在研发项目上的贡献,路特斯更愿意称他是技术路特斯的传承者,因为当时每一款新研发的路特斯车型都曾经过他的检验。从Esprit、Excel、Elan、Elise直到第一代Evora,每一款路特斯汽车都流淌着路特斯品牌纯粹的赛车基因。

初入路特斯,罗杰·贝克尔在切森特(Cheshunt)负责Elan车型的装配流水线,他对驾驶和汽车工程的天赋很快就受到了路特斯汽车创始人柯林·查普曼先生的赏识,并被调任于车辆研发部门。他第一个全权负责的项目是发动机双顶置凸轮轴的研发。

当时的世界汽车工业当中,大多数都是采用单凸轮轴设计。这样的设计虽然结构简单,但不利于发动机动力和效率的提升。

早在1964年,路特斯创始人柯林·查普曼就认识到,路特斯需要为其未来的汽车设计自己的系列引擎。在对世界汽车引擎做出分析后,查普曼决定采用使用2.0升16气门150hp直列四缸双顶置凸轮轴引擎的想法,凸轮轴将倾斜45°角以匹配空间的要求。这个技术的开发任务,落到了罗杰·贝克尔身上。

对于当时的汽车工业而言,这样的任务太过困难。一方面,虽然罗杰·贝克尔带领的工程师能够设计出缸盖,但当时资源匮乏,高强度的缸体无法完成。为此,罗杰·贝克尔跑遍了整个欧洲,拜访了无数的企业,寻找合适的缸体制造合作可能。直到1967年,美国沃克斯豪尔首次推出了一种新的倾斜的四缸1973cc发动机,其中心距缸径与新路特斯发动机的设计相匹配。

有了合适的缸体,柯林·查普曼与沃克斯豪尔的工程总监约翰·奥尔登聚在一起,商量购买十个缸体和四个发动机。之后路特斯工程师就能够开始构建测试引擎,并逐步实现常规的生产。

这引擎就是后来大家所熟知的路特斯900系列引擎,基于这款引擎所开发的Esprit广受外界关注。最终该车型前卫的设计,极致的性能,吸引了007电影制作团队的高度关注,被选定为《007:海底城》电影中的邦德座驾。

1977年7月,当《007:海底城》在伦敦莱斯特广场音乐厅上映时,电影中的路特斯Esprit迅速风靡全球,成为无数人心目中的超跑白月光。

这款车型还在1990年茱丽娅·罗伯茨主演的《漂亮女人》和1992年莎朗·斯通主演的《本能》中再次出现,独具英伦风的造型加上极致速度的展现让它成为银幕上的顶流。

而罗杰·贝克尔也因此成为世界汽车工业史上第一个真人替身工程师。据当时现场工作人员透露,电影飞车入水的镜头,有着巨大的危险性。受限于当时的技术,剧组人员无法判断车辆高速入水之后会发生什么。而在另外一个层面,罗杰·贝克尔是路特斯最优秀的技术负责人,一旦产生意外后果不堪设想。尽管有着巨大的风险,但罗杰·贝克尔还是义无反顾的接受了挑战。

在后来的回忆录中,罗杰·贝克尔认为Esprit是路特斯倾注资源打造的重磅车型,自己作为路特斯的技术负责人,应当毫无理由的相信这款车。“如果自己都不敢,别人为什么敢?”

罗杰·贝克尔在路特斯的每一个工作日中,都用自己的专业能力捍卫了路特斯每一款产品都能成为经典。此外,他也曾与许多世界知名汽车制造商合作,将路特斯的技术传递给不同品牌。

罗杰·贝克在技术延续上的认真和大胆突破创新的精神,其实就是路特斯传承至今的品牌基因。

回顾路特斯过去七十余年的技术史,因为追求创新,才有了更低风阻的楔形设计,因为对于速度与激情的不懈追求,才有了建立在空气动力学和轻量化上的性能美学。不可否认,作为这类前沿设计的宗师,路特斯几乎影响了所有的汽车品牌。

过去的路特斯对于技术的执着探索,缔造了一个伟大的超跑品牌;而如今,作为一个技术品牌的传承者,它也将一步步地将技术的执着追求延续到了新汽车时代。

在正式推出Eletre之前,2019年问世的纯电超跑Evija是路特斯迈向电动汽车时代的首款产品。作为一款带有“实验”意义的车型,Evija展现出了一般超跑车型无法匹及的实力。一方面,这款产品有着路特斯有史以来最强劲的动力性能,更把路特斯70多年来对于空气动力学的技术探索悉数展现。

可以说, Evija车型让整个汽车行业看到了一个技术实力依然领先的路特斯,那两个巨大的文丘里隧道正是实例。

文丘里效应也称文氏效应,此现象以其发现者,意大利物理学家文丘里(Giovanni Battista Venturi)命名。该效应表现在受限流动在通过缩小的过流断面时,流体出现流速增大的现象,其流速与过流断面成反比。

路特斯Evija身上的“文丘里隧道”设计,经过了反复且充分的验证,其角度、曲率、高度、截面等参数都经过了大量优化和调整。路特斯巧妙利用了这两个看似夸张的隧道,优化了高速制动时的尾部气流,让尾部更稳定;而在高速过弯状态下,文丘里隧道还能让车身更为灵活。

尽管2000万一辆的Evija不是普通人可以拥有的座驾,但路特斯在百万级的纯电SUV——Eletre之上,也延续了这种极致的空气动力学设计。

设计团队延续了千万级纯电超跑Evija的孔隙设计理念,为Eletre打造7组Race Aero气道:机盖气道和隐藏式气道减少车体前方所遇的空气阻力;前脸上下气帘2组贯穿式气道组合,配合侧翼子板气道,能够巧妙梳理疾驰中的气流;独树一帜的D柱气道设计,助力降低阻力;后保气道夸张的尾部巨大孔隙,缔造强悍视觉冲击力。

Eletre还标配了多叶片联动式主动进气格栅,这是同级首个真正能降阻同时增加下压力的“黑科技”,可以增加15公里续航,22.5kg下压力。

甚至包括电动汽车引以为傲的激光雷达,Eletre也实现了可伸缩(两侧)和可翻转(车顶前部)功能:不使用时,前部和侧面激光雷达收起,降低风阻系数。

风阻只是Eletre技术死磕的一个体现。在另外一个层面,Eletre也像罗杰·贝克尔时代的路特斯一样,死磕技术性能的提升。

正如此前连载一中所言,路特斯所追求的永远不是车辆的极限,而是帮助驾驶者突破自己的极限,征服赛道、享受更加纯粹的驾驶乐趣。

Eletre在动态驾驶过程中,带有CDC连续阻尼可调减震器会带动空气悬架自动切换,能够瞬间提升足够的支撑刚度或舒适的驾驶体验。其特点是能对减振器阻尼(即对整个悬架系统)的控制进行毫秒级的调整。

具体点说,CDC减振器控制算法会根据包含轮端加速度传感器、方向盘转角、电门状态、ABS状态在内的超过数十个传感器的信号,实时地调整减振器阻尼,以此来保障车辆的俯仰、姿态起伏得到稳定地控制,确保行驶中的舒适性始终如一。

很长一段时间,车辆的悬架软硬程度都是一个固定参数,出厂阶段都被固化的锁定,这也就决定了车辆的悬架质感,通过CDC减振器控制算法解决了许多实际驾驶中的问题。

例如,俯仰控制算法能够解决车辆加速/制动点头导致的晕车问题;侧倾控制算法能够减轻车辆侧向晃动;起伏控制算法则让车辆在通过起伏路面时能够保持车身平稳。

另外,Eletre车辆前后桥均配备行业领先的路特斯智能防侧倾控制系统,能够主动调整车辆侧倾刚度,进一步提升整车操控的极限,实现更平稳的过弯姿态,同时又能左右“主动断开”,提升舒适性。

路特斯智能动态控制系统如同智慧大脑,精准调配6个自由度底盘系统、动力系统、空气动力学套件的介入状态,用强大的操控力不断提升驾驶者的信心,在感受极致驾控乐趣的同时突破自身潜能,如同唤醒你潜意识内的赛车手记忆,最大化发挥了车辆的性能……

用现代的技术创造新市场中的跑车,这应该是路特斯在继承过去的前提下对电动汽车产品的最好诠释。